我的家乡三条街道、多条土路全部得到硬化

  • 时间:

【芬兰海滩万颗冰蛋】

過去家鄉人不懂“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或者知道修路的益處,但因為經濟落後,修不起像樣的路。舊土路經年累月沒人維修保養,到了夏種秋收的農忙時節,土路就顯得偃蹇,雨後更是如同泥塘,寸步難行。如果遇到連日大雨,堆在院子里的新鮮蔬菜運不出去,鄉親們眼巴巴地看著蔬菜發黃變蔫,扔掉的時候,針扎一般疼在心裡。

家鄉土路的嬗變,源於國家道路建設的突飛猛進。那四通八達、縱橫交錯的路,是社會發展的縮影,是經濟騰飛的跑道。

土路難行,出趟遠門,頗費時間。我在的縣東西狹長,一條季節性河流貫穿全境。旱季河南岸的堤路成為我家通向縣城的捷徑。我小時候沿堤路騎車前往縣城,往返一趟需要三個多小時。七十年代末,我在縣城上了半年高中,高考後騎車去學校查分數,堤路坑窪費力,騎到半路,腿腳發軟發麻,一不小心,右腳伸進車輪,輻條纏住腳尖,硬生生地從車上摔了下來,痛得半天不能動彈。

進入九十年代,坎坷的土路顯然已不適應快節奏的經濟發展步伐。逐漸富裕起來的群眾強烈意識到“要想富先修路”的現實重要性。進入新世紀,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村村通”工程,我的家鄉三條街道、多條土路全部得到硬化,一條條平坦寬敞的道路像一條條綢帶彩練,飄落在冀南大地的鄉村之間,連接起城市鄉村。我從縣城回老家,二十公里的路程僅需半個小時,沿路綠樹掩映,水光瀲灧,花草豐茂。

“衢”字從“行”,指往來通行的路,“通衢”是四通八達的路。我的家鄉在冀南大平原,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家鄉的路都是土路。這土路大都寬不過四米,坑坑窪窪,高低不平。在我看來,這土路像一根根毛糙的草繩,祖輩們不知何年何月用粗壯的大手甩出去,彎彎曲曲,這頭系在村裡,那頭甩到縣城或更遠的地方。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11日 20 版)

意大利野猪泛滥鹿晗为陈赫庆生腾讯全新使命愿景宜宾3.4级地震张纯如去世15周年巴西前总统出狱阚清子回应被淘汰乒乓球八连冠死亡货车名单公布李现肖战华鼎提名国乒女队晋级4强宋妍霏张一山同游陈柏霖默认恋情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北京出现日晕景观伊朗发现新油田最牛记者获刑13年女足击败巴西夺冠阚清子回应被淘汰中国橄榄球进奥运死亡货车名单公布S9总决赛FPX夺冠帕克球衣退役仪式玻利维亚总统辞职吴磊头发烧焦了阚清子回应被淘汰蔡徐坤素颜大一新生体测身亡PCL全员晋级芬兰发现稀有冰蛋